眉毛是好眉毛

总是妄想

毕业晚会有感
“师兄,我们以后就没机会再见啦,校庆你也不一定会参加吧?所以让我再为你打一次call吧!”
毕业晚会上路明非这样想,于是当晚他成了仕兰中学最嗨的仔,并被集体坐在后排的同班同学这样质疑。

评论

热度(19)